奧推網

選單
文化

《三體》中一個細思極恐的細節,初看不知,反覆觀看後恍然大悟

這幾天又翻了翻《三體》,發現了一個細節,初看不知,細思極恐:我們知道,程心在全書中,一件違法的事都沒做過。但她真的憑一己之力毀滅了地球、太陽系甚至宇宙嗎?

其實不然,我們的“聖母”做出的許多選擇並不是她自己的,而是被洗腦的結果。

我們看看三體文明是如何給程心洗腦的。

我們知道,智子在第三部有了化身,一個日本女人。

第一次看《死神永生》的時候,大部分時間,我的思想一直都被作者牽著走,把智子看作一個獨立的人——三體文明的發言人,或者說,外交官。

但我們往往忽視的一點就是,智子是由三體文明在背後控制的機器人!可能是一群智囊團成員,也可能是好幾批不同的三體人輪換控制。

她說的每一句話,做的每一件事,她的打扮,她的表情,她的動作,她的一切人設,都有著極強的目的性——為“徹底戰勝人類”這個目標服務。

那就很奇怪了,智子明明是由一群摳腳大漢共同控制的,為什麼要跟程心說:“我們女人在一起,世界就很美好,可我們的世界也很脆弱,我們女人可要愛護這一切啊。”智子輕言慢語地說,然後深深鞠躬,語氣變得激動起來,“請多關照,請多關照!”

這一段出現在程心被維德槍擊後。

在病房恢復的時候,AA給程心放了一部電影,還是當屆奧斯卡最佳影片,《長江童話》。

就在程心沉浸在電影中的時候,AA告訴她,這是三體人拍的電影!程心震驚了,在她的回憶錄裡寫到這一段時,提到了“文化反射”,還寫道:人們欣慰地看到,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,一束陽光真的照進了黑暗森林的這個角落。

我們都知道,AA不是壞人,所以她不可能為三體人做事,那程心看到這部電影是一個巧合?

這件事確實有運氣成分,但別忘了,這部影片是當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!

三體人費勁心思按地球人的思維拍電影,就是為了拿獎,拿獎自然是為了更廣泛的傳播。更廣泛的傳播意味著讓程心接觸到這類文化作品的可能性大大增加。

想要更廣泛的傳播,就要利用地球人的大型媒體,奧斯卡獎就是其中一個。

而想要增大拿獎的可能性,就要大量向地球輸入文化作品。

這一切努力沒有白費,程心果然看到了。就算當時AA沒有給她看,她遲早都會看到。

當發現程心已經看過了這部電影,三體人立馬透過智子約她見面。

做了什麼事呢?她請我們的女主程心和她的朋友AA喝茶。書中用整整兩頁來講述這個場景。其中一大段都是看上去無意義的“茶藝展示”。

發明出各種各樣“不實用”的東西並賦予它們意義,這是人類擅長的事情,為什麼智子要做這些事給程心看?

因為三體文明要透過智子的行為給程心種下一個心錨!

其核心是,當程心一想到三體文明就會想到,這是一個熱愛地球文明的文明。

所以,程心忘記眼前是一個外星侵略者,忘記在四光年外控制著她的那個強大的異世界,眼前只是一個美麗柔順的女人。

所以,到後面六個執劍人候選人勸程心別去競選的時候,一個老者對她說:你除了善良和責任感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。程心的內心則牴觸:善良和有責任感難道是壞事?莫名其妙。

程心的童年是幸福的,始終沐浴在母愛的陽光中。後來又多了一個愛自己和自己母親的父親,堪稱模範家庭。加上她現在也感受到了三體文明的文化反射,所以她根本無法理解其他人的危機感!

所以,六個候選人的一番勸說,不僅沒起到絲毫作用,幾個冷酷的公元男人倒是讓智子的那句話不斷在程心腦中迴盪:我們的世界也很脆弱,我們女人可要愛護這一切啊!

反而加強了程心競選執劍人的決心。

結果,書中距離智子第一次與程心會面,不到30頁,三體文明就反水了。

你覺得呢?歡迎在下方留言分享你的看法。

可以說《三體》完全是一部點子驅動的作品,反而對於寫故事的技巧和連貫性上,確實是還有待提高的,比如被很多人詬病的人物臉譜化,故事有些前後強行粘合等等。但是當我們看其他作品的時候,也許我們會沉溺於故事裡,為了一次反轉,一次揭秘而“哇,原來是這樣啊。”但是看《三體》的時候,我們會為了科幻本身而震撼,重新看向星空的時候,眼神和心裡都會多了一些東西。

這是一種對於宇宙的宏大和神秘的敬畏感,這也是《三體》能站在世界科幻殿堂的原因。

2015年8月,劉慈欣憑藉《三體》獲得了被譽為“科幻界諾貝爾文學獎”的雨果獎。該獎長期以來一直被歐美作家壟斷,劉慈欣獲得此獎項,不僅是中國科幻小說的里程碑,也是亞洲人首次分享此次榮耀。

《三體》共3本,分別是:《三體I》——地球往事、《三體II》——黑暗森林、《三體III》——死神永生,一部比一部好看。

書中劇情環環相扣,從懸念到兩次鋪墊,再到最後的大反轉,給人極大的衝擊力也存在一定的合理性。